关键的问题是,过去20年“少子化”的倾向是不可弥补的。其实,我国的人口结构除了“少子化”倾向,还遇到老龄化问题、社会阶层板结等问题,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面对的重大问题,都会对社会和经济产生影响。

过去3年,我们放弃了规模第一,换回今天的战略布局主动。如果当初没有收敛聚焦,进入的是200-300个城市, 而非现在70-80个主要城市的话,我们不一定会丢掉销售老大的位置,但今天面对的困难和压力就会大很多。所以,正是过去3年在地域上的收敛聚焦,才使万科赢得今天的战略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