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简略的法律条文过于抽象,并不足以应对现实中的“花样翻新”。从现实情况来看,的确也有对强制医疗决定程序加强监督的必要。

取消特长生招生不能取消对特长生的教育,要利用现有方式和开发更多方式,让有所特长的学生得到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