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真话实话得藏在肚子里,假大涩话语成了场面上的“硬通货”?